当前位置: 淘翠网 > 淘翠珠宝学院 > 有机珠宝 > 琥珀

说说缅甸琥珀文物在中国出现的踪迹

来源:中国琥珀网编辑:yani时间:2016-09-19
文章导读
自从千年前克钦帮开始开采原矿,缅甸琥珀就被作为珠宝和雕件。在那个时候,缅甸不过是很多亚洲种族部落中的普通一员。根据文献记载汉朝时琥珀来自一个叫阿捞的地方。(就是当今的缅甸)。因为中国是缅甸的邻国,所以琥珀交易自然而然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于两国之间。

  缅甸琥珀在经历了几个世纪在原始条件进行的少有的采矿、对其时代的争议、以及运输到外地的限制后,最近终于被认定为一个研究白垩纪世界有重要意义的窗口。

 

  缅甸琥珀历史悠久

 

  对于今天的游客来说,缅甸是一个充满了寺庙宝塔,佛陀像和移动花园的地方。这个国家富有很多宝贵的自然资源,包括世界上最高品质的祖母绿红宝石、钻石和蓝宝石。另一种缅甸宝石,里面包含了漂亮的科学奥秘,就是琥珀。缅甸琥珀的一部分神秘性源自它的位置长时间以来不为人所知,就算是今天,它仅仅在缅甸北部少数几个地方发现。缅甸琥珀形成的方式和其它种类的琥珀没有什么不同,但由于其未知的过程,很多琥珀都是深红色的,这也让它很被期望成为宝石。这种稀少的颜色有可能是和产生树脂这种树的种类有关系,沉淀物的组成包含有化石材料或者是由于高温高压形成。

 

  自从千年前克钦帮开始开采原矿,缅甸琥珀就被作为珠宝和雕件。在那个时候,缅甸不过是很多亚洲种族部落中的普通一员。根据文献记载汉朝时琥珀来自一个叫阿捞的地方。(就是当今的缅甸)。因为中国是缅甸的邻国,所以琥珀交易自然而然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于两国之间。早期文献指出琥珀交易的路线存在于中国的西南和缅甸之间,在公元100年左右。中国进口并且出口了大量的缅甸琥珀以至于西方称这些为“中国琥珀”。这些琥珀大部分被中国的雕刻师加工为精美的雕件。公元260年左右,中国人远航去寻找赚钱的缅甸琥珀矿区。这次访问第一次文字记载了矿区,在中国的古字典里叫做Kuang Ya”。

 

图片26
 

  缅甸琥珀有没有到达过希腊地中海西部和古罗马?这些亚洲红琥珀有没有装饰过大剧院?历史学家根据Pliny和索佛克里斯(古罗马作家)的研究发现有一条史前的交易路线存在过,但是遭到了其他学者的质疑。西方人对于缅甸琥珀的寻找要晚很多。阿尔瓦雷茨神父在1643年的写作中提到了缅甸琥珀,也是第一个描述缅甸琥珀的西方人。他的描述是根据当时中国人进口的一样材料——给祈祷者用的琥珀珠子,还有用来治疗鼻炎和咽喉炎的琥珀。

 

  西方权贵意识到了琥珀和缅甸国王们的宝石的价值,在一封日期为1695年9月10日,圣乔至城堡的统治者写给Ava(缅甸某部)国王的信中,称他为金、银、宝石、琥珀的大地主。而在1756年缅甸国王Alaunagpaya认为自己是宝石、金、银、铜、铁和琥珀的主人。

 

  几个世纪以来,中国人一直延续着对缅甸琥珀的垄断,并出口到西方赚得了高额的利润。然而,英国人在1627年在缅甸建立了商业立足点,并下决心建立一个从英控印度到中国的贸易路线。他们秘密的计划试图寻找出一条能自然的经过缅甸北部的路线。1835年汉内船长整装出发,佯装友好访问缅甸北部。这是一次挫败的旅程,汉内需要得到孟拱(缅甸北部城市)领导人的许可才能勘探每一块区域,但有时候要花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去等待许可。最终他得到命令,他不能去到比琥珀矿区更远的地方,尽管这让他无法完成他的目标,但他还是成为了第一个造访矿区的西方人。1836年,他做了一个关于矿区的简单描述,之后在1846年,被允许再次造访,这一次由生物学家格里菲恩博士陪同前往。

 

  德国探险家诺特林在1892年对琥珀矿区进行了更详尽描述。他记录了克钦的矿工用他们的剑来做木的锄头和铲子来移除坑里的土,并用一个竹篮系在弯曲的藤茎上,把坑内的沉淀物提上来。诺特林记录到琥珀的矿石结成了人头那么大的一块,许多矿石是圆的或者扁的就像海滩上的鹅卵石,说明他们在搬运的过程中受到了侵蚀。诺特林把一些样品交给了他的同事奥托.赫尔姆,由他做了一些初步的检测,分析出缅甸琥珀和其它的所有种类都不一样,并命名为Burmite(缅甸硬琥珀) (赫尔姆,1893)诺特林看见过琥珀雕成的耳烛,软膏盒,香水瓶,烟嘴,念珠串,还有各种动物雕件包括青蛙。乌龟,鱼,大象,神话人物。他记录到在研究琥珀的工作中,首先要用挫刀来挫表面,然后用含大量二氧化硅的金属薄片使它变光滑,最后和木化石一起抛光,木化石也是来自缅甸北部。

 

  缅甸琥珀中最有意思的文化工艺品是耳烛和nadaungs。一个世纪前,Nadwin仪式是克钦文化的一部分,使年轻女孩成为妇女。根据早期的记录,一个占卜者将选择这个仪式的日期,那天所有朋友和家人都被邀请。一个有耳洞的人将在规定的时刻到达,并带着金针或是银针穿过女孩的耳垂。其间伴随着音乐,交谈和用餐。耳垂的孔被一个有一系列螺旋纹的金属器物”na kat”逐渐钻大,直到大到可以塞进耳烛为止。耳烛是圆柱型的,有的很长。Nadwin仪式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但是山上一些上了年纪的女性仍然戴着这个。Nadaungs 和其他缅甸琥珀雕刻品一起,能在不同的博物馆里看到。这些东西从简单到复杂无所不有。

 

  在汉内船长造访缅甸一个世纪以后,缅甸几乎没有改变。缅甸的大小就相当于一个德克萨斯洲(678033平方公里),分为三个主要的地理区域,一个低洼的三角洲种植了大部分的大米,一个中等海拔的干燥区域种植不同的农产品(玉米,小麦,花生,茶等),然后是山区和森林,砍伐和毁林很常见。琥珀矿区位于胡康盆地西南角的山区,矿石仍然由克钦人带出,克钦人是缅甸一个不到人口总数5%的少数民族。矿区曾由于政治动乱长期的关闭。 1999年克钦独立军KIA和中央政府达成和平协议后矿才从新开放。来自加拿大卡尔加里(西南部城市)李华德公司的吉姆戴维斯和缅甸采矿公司建立了贸易关系,现在从Noije Bum获得琥珀。每年的产量大概在10到500公斤。主要决定于市场行情。

 

  关于缅甸琥珀确切的年代难以确定,有很多种不同的估计。诺特林在1892年造访缅甸矿区时,他根据琥珀中沉淀物判断年代为中新世(一千五百万到两千万年前)。斯图亚特之后发现在琥珀的矿床有始新世的代表性化石,Chhibber在同时期也接受这一观点。然而,一个叫Cockerell的美国人,第一次认真研究了缅甸琥珀中的昆虫,注意到许多种类具有早期的特征,并建议琥珀的时代应该属于白垩纪。关于年代的最新研究,Cruickshank和Ko支持Cockerell的结论,并且科学家们现在都认为琥珀是白垩纪时期的。为什么有那么多年代更年轻的说法?可能是由于一些琥珀原本的位置被侵蚀,之后在年轻很多的地层中再沉积。琥珀和沉积物间年代的差异取决于沉积物的数量。

 

图片33
 

  伯特和吴在2002年研究出了缅甸琥珀中植物方面的资料,他们运用了核磁共震光谱进行分析。结果显示琥珀是由南洋衫中的一种制造的,是裸子植物的一种,和今天的贝壳衫和智利南美衫比较接近,现在只存在于南半球。

 

  当诺特林(1893,1896)有次看见一块干净并且里面带虫子的琥珀价格比一块普通的琥珀高很多时,他第一次记录了昆虫在缅甸琥珀中的存在。20世纪初Cockerell第一个描述了缅甸琥珀里的昆虫。很多年以来,外界都难以一睹缅甸琥珀的尊容,只有当最近老矿区又重新开采后,科学家们才有了第二次机会去窥探白垩纪世界的一隅。

 

  缅甸琥珀的内含物是独特的,不仅漂亮的保存了被子植物的花朵,还有生活在同一环境中的各种昆虫。这些化石表现了白垩纪早期东南亚地区这些昆虫祖先的面貌,现在这些矿区的位置在当时是劳亚大陆(古大陆)的一部分。最近在缅甸琥珀里发现了植物和原始草本植物的花朵,这也是已知最早的草本植物。草本植物是今天有花植物中最成功的一种,有超过750属和10000种遍布地球所有角落。大多数的讨论集中在它们出现的时间点。缅甸琥珀中草本植物的出现挑战了先前这一种类发展于南美白垩纪晚期的理论。然而,科学家们推测最早的草本植物应该是某种竹子的后裔,这一推论在缅甸的琥珀中得到支持,其中草本植物的特征和今天某些竹子很相似。

 

图片30
 

  理论上草本植物的祖先生活在热带森林区域,这也得到了缅甸琥珀中一些发现的支持,因为制造这些树脂的树极有可能就是生活在这样的气候环境下。因为一些植物学家觉得东南亚(包括缅甸)是最像有花植物起源地的地方,缅甸琥珀包含有一些已知最古老的被子植物。其它科学家觉得最早的被子植物类似单子叶植物,这让草本植物化石的发现显得更令人振奋。大量节肢动物的化石发现不仅诞生了一些新属新种,还可推测出当时周围生态环境的概况,还有一些其他的生命形式。比如石蛾,它的幼虫是水生的,这就说明当时制造缅甸琥珀的这片森林有地表水的存在。最早的虱子,也是生活在这片区域,间接说明了脊椎动物的存在。古鸟类存在的证据直接来源于琥珀里的羽毛。其中一些羽毛太过原始以至于现在的专家们无法与任何一种现生鸟类相对应。

 

  缅甸琥珀在中国的踪迹

 

  缅甸琥珀之美,不仅在于它轻盈的质地、纷繁灵动的色彩,更在于它益身益心的珍贵品性,更在于它古韵悠远的历史积淀与所蕴含的潺潺涌动的生命能量。

 

  缅甸琥珀在人类历史上留下了许多文物、艺术品及文献记载,让我们可以作为依据来寻觅琥珀的踪影。若仅从宝石角度出发,那么缅甸琥珀留给我们的历史美感就很难表述,所以,从缅甸琥珀在中国各个时期所出现的形态以及样式,了解琥珀的历史渊源,去更好的发现琥珀带来时间、空间美。

 

图片29
 

  在明代时期的缅甸琥珀如同金、玉、宝石等珍稀之物一样,也是体现等级高低的器物之一。根据文献记载,明代皇帝常服束带间,用金玉琥珀透犀。庶民巾环不得用、金、玛瑙、珊瑚、琥珀。明初内阁学士如杨士奇、杨荣、王英,均曾被赏赐琥珀带。

 

  明代时期,云南地区是朝廷琥珀的重要来源,当时琥珀的价格比较昂贵,从缅甸进口琥珀也并非易事。万历二十二年,朝廷曾责成云南地方入贡二百斛,致使庶民家破人亡也未能如数完成,琥珀制品在当时受到珍视也属清理之中。此外,琥珀制品还是永昌地区民间市场流通的商品。

 

  明代文献中对于琥珀的记载,除去开篇时提起的琥珀带以外,还有琥珀搔头。但出土琥珀制品的明代遗址非常少,目前仅有北京、南京、上海、安徽、江西、湖北等地。上海、安徽、江西所出的琥珀多为方形饰或珠饰,但数量极少。北京定陵出土金簪一对,簪头各镶嵌琥珀一块。江西省南城县益宣王墓出土的一挂琥珀108念珠。出土资料相对较多的当属南京,有发冠、簪、带饰、服饰、杯等,件件精品。其中以一套完整的狮蛮纹琥珀带銙最为精致,也是目前为止最为完整、精美的琥珀带饰。辽代陈国公主墓中出土过胡人驯狮纹琥珀佩饰以及琥珀卧狮各一件,鬃毛微卷。两者均与銙带表面狮子虬曲的鬃毛不同,其题材却是一脉相承。

本文地址:http://www.aitaocui.cn/xueyuan/hupo/37710.html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淘翠网观点及价值判断。

珠宝常见问题

更多

淘翠QQ交流群:474023383

淘翠专题

淘翠网 版权所有 2011-2015 ICP备案证书号:闽ICP备11012033号-4

福州合利生贸易有限公司 地址:福州市晋安区连江北路东二环泰禾广场soho 7号楼10层

Copyright 2011-2015 www.aitaocui.cn LTD ALL RIGHT RESERVED.

友情链接: 更多>>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