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淘翠网 > 淘翠珠宝学院 > 天然宝石 > 沙弗莱石

沙弗莱石背后的传奇故事

来源:微头条编辑:jingning时间:2016-08-27
文章导读
尽管沙弗莱石比祖母绿更稀缺,但价钱却比后者更合理。沙弗莱石只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发现有商业开采价值的矿藏,在世界上分布地少之又少,不像祖母绿在世界上数个地方皆有发现。

  沙弗莱石在美国大受欢迎,被蒂凡尼珠宝公司引进推出市场后,其受欢迎程度更是与日俱增。 然而,沙弗莱石的成名并非一帆风顺。这种宝石最初的发现者,坎贝尔·布里奇斯在2009年遭歹徒毒手,被残忍地杀害。他的儿子布鲁斯正努力为先父讨回公义,向香港引进沙弗莱石也是其中的助力。

 

 

  沙弗莱石传奇之坎贝尔·布里奇斯

 

  坎贝尔·布里奇斯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地质学家和宝石鉴定家,他最为人所熟知的是发现了沙弗莱石。1974年,蒂凡尼珠宝公司在广告中宣称,“这种绿宝石光彩夺目,比祖母绿更耐用,却比祖母绿更便宜”,而且,在布里奇斯发现它以前,“只有长颈鹿和非洲大陆的动物知道它的存在”。坎贝尔曾向当时蒂凡尼珠宝公司的主席亨利·B·普雷特推介这种宝石,两人经过一番热烈的讨论后,决定以沙弗国家公园来命名这种宝石。沙弗国家公园风光优美,曾产生过很多引人入胜和精彩刺激的故事题材,同时,这里也是布里奇斯发现沙弗莱矿石的所在地。

 

 

  坎贝尔·布里奇斯在苏格兰出生,但他的大半生都在非洲度过。布里奇斯的父亲也是一位地质学家,他为大不列颠政府工作,自20世纪早期以来就生活在唐安雅卡(今天的坦桑尼亚), 他们视非洲大陆为家。坎贝尔在南非长大,在那里他度过了重要的童年和少年时期。之后因为搬家的关系,他游历了整个非洲大陆。在20世纪六十年代,他回到坦桑尼亚,如果他就此停留下来,他的矿场也不会被收归国有了。

 

 

  在1961年,坎贝尔·布里奇斯在无意中首次发现了沙弗莱石。颇具传奇色彩的是,当时在津巴布韦,因为躲避一头水牛的追赶,他跳入一处浅水山涧。就在那里,他一眼瞥见了这种耀眼夺目的绿宝石。“我从未见过这种绿色,纯净无暇的绿色”,坎贝尔说。在当时的情况下,他未能采集到样品,后来经过了多年的寻找,终于在坦桑尼亚,这位地质学家再次发现沙弗莱石(此时是1967年)并开始开矿采石,那将改变宝石采矿业的面貌。然而,在1970年,矿场收归国家所有,布里奇斯一家只能搬到肯尼亚,继续寻找沙弗莱石。在乞力马扎罗山山区周围,布里奇斯在发现其他新矿藏的同时,也幸运地发现了大量的沙弗莱石矿藏,接着他开挖了第一座采矿场。

 

  多年来,布里奇斯用心经营着他的事业,开采这种美丽的绿宝石,那是他骄傲与幸福的源泉。他搭建起树屋,用以防范地面猛兽的袭击,并用一条大蟒蛇守护采集出来的沙弗莱石。继承自父亲的地质学理念融入了布里奇斯的血液, 并化作一股激情,传承给自己的儿子,布鲁斯·布里奇斯。布鲁斯现在经营着父亲开创的公司,公司名字简明扼要,就叫“沙弗莱”,是世界上最大的绿宝石供应商。 “我父亲在六岁时开采了他的第一座矿藏。那是一个紫晶矿,只是一个小矿洞,但他对于宝石和地质学的热爱引领着他穿越了整个非洲大陆,一直来到东非。那是他挚爱的事业。我们视肯尼亚为家,他热爱肯尼亚。但是,接着悲剧就发生了,一切都改变了,”布鲁斯说。就算是守护宝石的大蟒蛇也不能化解坎贝尔即将面临的劫难…

 

 

  2010年9月,我第一次见到布鲁斯·布里奇斯。这时距离他的父亲被杀害已经一年了。在香港的一家豪华酒店里,宽敞的接待厅内,几张大圆桌上展示着光芒四射的珠宝宝石。沙弗莱是展览的主角。十个月前,布里奇斯首度在香港举行沙弗莱石展览,香港将成为其公司未来最大的市场。 “我们在美国做了40年,而在香港只做了十个月,市场规模已经可以媲美美国,”布里奇斯说着,笑了笑,“在香港,商品的质量都是上好的,顾客都是个人顾客。强调独一无二,我们都知道,这里的顾客只接受预约交易。而且货品的设计都是最新的。”

 

  沙弗莱石是一种娇艳翠绿的宝石,与祖母绿很相近,但从地质学上讲,它属于石榴石的一种,学名为钙铝石榴石。颜色多样,从草绿色到深一些的蓝绿色都有。颜色更浅的,则是不够饱和的。

 

  与祖母绿相比,沙弗莱石更加坚硬,也更加耀眼夺目,它的折射率为1.74,而祖母绿为1.57。“在火光的映衬下,它与钻石的搭配更显得光芒四射,在钻石中的祖母绿则显得死气沉沉。透过沙弗莱石的火光是连续的,”布鲁斯说。沙弗莱石最有意思的地方是,它是纯天然的。大多数宝石都是经过热处理,泡油、填补或放射性处理,而沙弗莱石,则是不需要任何人工处理的。

 

  知名澳大利亚珠宝商亨利·J·希尔兰在自己的珠宝系列中大量运用沙弗莱石,他对于沙弗莱石也有相似的看法。“沙弗莱石像钻石一样折射光线。这种纯正的绿色是如此的美丽,只有沙弗莱石才拥有。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颜色。”蒂凡尼珠宝公司前主席亨利·B·普雷特对沙弗莱石相当痴迷,他这样形容沙弗莱石“具备好宝石的一切品质,并且居于其上!”

 

 

  尽管沙弗莱石比祖母绿更稀缺,但价钱却比后者更合理。沙弗莱石只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发现有商业开采价值的矿藏,在世界上分布地少之又少,不像祖母绿在世界上数个地方皆有发现。“沙弗莱石是东非的孩子,”布鲁斯指出。两克拉以下的沙弗莱石产量只有祖母绿的千分之一,而两克拉以上的沙弗莱石只有祖母绿的五千分之一。与一颗天然的完美无暇的宝石相比,它的价钱只有其五分之一到十分之一。 “市场推广和广告宣传是当务之急,我们正在努力跟进,”布鲁斯补充道。

 

  布鲁斯·布里奇斯在肯尼亚长大,一直与父母一起生活,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陪同父亲一起工作。“在我刚学会走的时候,我就呆在矿上,也许从更小的时候就是如此,但我的记忆是从学会走路开始的。”布鲁斯曾在美国就读大学,之后两年他就职于一家金融机构,然后他发现电脑屏幕前的工作并不适合他。“现在看来,那也许是我做出的最明智的决定,因为那样我可以多陪陪父亲。我很高兴那些年里我可以陪伴在他的左右,”布鲁斯说道,很明显他仍深感父亲离逝的悲痛与伤心。

 

  最令人痛心的是,布里奇斯家的悲剧是一场无妄之灾。布里奇斯家族在一百多年的时间里都以非洲为家,他们为这片大陆付出很多。坎贝尔的心愿是还富于宝石的出产国-肯尼亚。“我们是采矿者,切割匠和批发商,我们的地位很独特。我们采集矿石,然后给宝石分级,接下来才运送出国。我们以担任这样的角色为自豪,”布鲁斯解释说。但其他宝石的情况不尽如是。举个例子,钻石在原始状态下就被运送出去,然后在安特卫普进行切割,那是一座著名的稀有宝石的贸易城市。与原始形态的钻石相比,切割了的钻石,价钱会暴涨,可以是未经切割钻石的四倍价钱。由于这个原因,原始出口国流失了大量的利润,但坎贝尔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在肯尼亚出产的沙弗莱石身上发生。

 

  不平凡的沙弗莱石推广之旅

 

  坎贝尔不但是一位技术出众的采矿者,还是一位出色的宝石切割匠。他师承德国伊达-奥伯斯坦市的大师级工匠,该地区的宝石和钻石切割技术位居行业领先。学成后,他回到肯尼亚,向当地的切割匠教授技术,把先进的技术带到非洲国家。今天,沙弗莱石等宝石的切割工业仍在持续发展,布鲁斯甚至进一步发展出一条宝石生产线,把沙弗莱石的原始工序和宝石加工整合起来。

 

  除了是一位宝石鉴定家,坎贝尔也是一位环境保护专家。“我的父亲不赞成露天采矿。露天开采就像在大地上开挖大坑,让地球满目疮痍,制造可怕的脏乱。他选择开挖隧道。你可以在矿井中行走,我们会向内输送空气和电力,地面会铺上水泥,这样拖拉机也可以进入。里面的条件我们引以为豪,矿采部也规定其他矿场应该以此为蓝本。而在其他沙弗莱石矿场,它们就在我们边上,他们开挖蜿蜒的洞口,而非大型的隧道,在那里,你只能匍匐爬行。没有外界的支援,没有空气和电力。条件非常糟糕。采矿工人只能提着煤油灯。经常缺氧,还会发生塌方。而我的父亲一直致力于改变这种状况”。

 

 

  逐渐地,沙弗莱石的数量激增,近年来,当沙弗莱石打开了知名度后,引来了一些人的不怀好意,特别是肯尼亚本地人,他们能视布里奇斯的矿场是自己的,而把布里奇斯看作外国人,尽管他们知道这个家族的历史。他们还质问为什么布里奇斯一家有权力开采矿藏。并且,这种挑衅很快升级了。

 

  2009年8月11日,星期二,坎贝尔·布里奇斯驾车在回矿场的路上,同行的还有他的儿子,两个工人和两个矿场保安负责人。这一次,事态的发展达到了顶点。自从肯尼亚某些部长执权的这三年以来,对于布里奇斯家族和矿厂工人的威胁一直存在,布里奇斯已经加强了保安防护,但这一次的暴力挑衅大大超出了他们预想的程度。

 

  回矿场的路已经被封死,当布里奇斯驾车靠近被封锁的马路时,受到三四十个歹徒的伏击,他们都有武器,拿着长矛和大砍刀,看起来像当地的农场工人。“他们计划得很周详,”布鲁斯说,语带愤概。然而,当时他们毫无准备,父子二人和两位保安人员与那伙人打斗起来。教唆者以为三四十个人就可以完事,但他们低估了布里奇斯一行人了。碰巧布鲁斯的车上有一把一战的刺刀,而其中一位保安人员有一把刀,另一位有一支球杆,就这样与歹徒抗击着。“他们不想送死,所以后来就逃散了,”布鲁斯解释道。然而这时,坎贝尔的头部已经遭受到致命的重创,儿子等一行人急忙把他送到医院,但已经太迟了。

 

 

  这个案件正在等待聆讯,控告杀害坎贝尔·布里奇斯的歹徒谋杀。但腐败势力似乎已经渗透至肯尼亚政府的高层。在这桩布里奇斯谋杀案的背后,若干部长疑似幕后指使,但他们的势力已经蔓延到警察部队和当地的歹徒头头。尽管肯尼亚部长的薪酬几乎是全世界最高的,但贪婪是人的本性,这些权力所有者总是贪得无厌,无视代价。

 

  尽管有三位目击证人,嫌疑犯的全名和照片,以及一个私人侦探组,布鲁斯还是没有得到公平的判决,相关方面只逮捕了一个与布里奇斯家族和其矿场作对的犯罪集团的头目。而针对布里奇斯家族,证人甚至他们的亲戚和其他矿场工人的暴力事件愈演愈烈。原定9月是进行聆讯的最后期限,但之前的情况是,聆讯每个月都在推迟,这一次再度推迟也已经不足为奇,但事情至此,却是令人扼腕。布鲁斯在10月收到一封邮件,“上周法庭的聆讯第四次延后了。我们努力想把案件移送到内罗毕,搬离蒙巴萨,因为蒙巴萨是这些歹徒的地盘。我的保安负责人在此次延后聆讯后,差一点没命回来,因为他正在被追踪。我会一直保持跟你联系,告诉你最新的进展…”

 

 

  布里奇斯在等待案件接受聆讯的同时,也尽力维持着生意上的运作。如果他回到肯尼亚,回到家里,那将是很危险的。所以他频繁带着宝石和珠宝来到香港举行展览。

 

  最近,布鲁斯启动了沙弗莱石“坎贝尔·布里奇斯签名系列”,这一系列采用最上乘的宝石,所有的宝石都在三卡拉以上,全部用激光打上父亲的名字和该宝石出产地的名称,大多数都是“蝎子矿场”,以及系列号。“我父亲一直想做高端的宝石系列,但之前没有足够的时间和市场需求,现在我们就以他的名字来命名这一系列,”布鲁斯说道,语气中透着一股自豪感。蝎子矿场是10英寸大小蝎子的原产地,而除了来自蝎子矿场的宝石外,布鲁斯创造出独一无二的女士款式,为个别设计规定了具体规格。除了沙弗莱石,公司还出产其他的非洲有色宝石,包括坦桑石(一种蓝宝石,也是坎贝尔·布里奇斯发现的,颜色接近于蓝宝石,但更加稀少)、电气石和红宝石。而从莫桑比克、尼日利亚和刚果开采了其他的有色宝石,也被收入到该系列中。马丁·福勒对这些宝石大加赞赏,并鉴定为皇冠宝石。

 

  布鲁斯·布里奇斯以父亲的名义把最美丽的宝石带向全世界。这也是坎贝尔所希望看到的,特别是他所钟爱的沙弗莱石能够为世人所知。这些宝石又让这场战斗得以持续,为私家调查进展提供资金,布鲁斯正在进行一场为父亲讨回公道的正义之战,期望能有一日沉冤昭雪。越来越多的人被这些宝石吸引,而世人在佩戴珠宝的同时,相信也能体会其中的深义。

本文地址:http://www.aitaocui.cn/xueyuan/shafulaishi/34984.html

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淘翠网观点及价值判断。

珠宝常见问题

更多

淘翠QQ交流群:474023383

淘翠专题

淘翠网 版权所有 2011-2015 ICP备案证书号:闽ICP备11012033号-4

福州合利生贸易有限公司 地址:福州市晋安区连江北路东二环泰禾广场soho 7号楼10层

Copyright 2011-2015 www.aitaocui.cn LTD ALL RIGHT RESERVED.

友情链接: 更多>>
站长统计